首页  /  分类  /  结直肠癌

结直肠癌中医(结直肠癌的中医治疗_结直肠癌中医护理方案_结直肠癌中医治疗方法)

结直肠癌(colorectal cancer,CRC)是起源于结直肠黏膜上皮的恶性肿瘤,我国每年结直肠癌新发病例超过25万,死亡病例约14万,并有上升的趋势。中国人低位直肠癌在直肠癌中所占比例高,约占75%,大多数直肠癌可在直肠指检时触及。近几十年来,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及饮食结构的改变,结肠癌比例亦逐渐增多。对早期大肠癌采用经内镜下切除治疗,可取得较好疗效。

结直肠癌的中医治疗_结直肠癌中医护理方案_结直肠癌中医治疗方法

中医中药治疗可作为辅助及支持治疗,改善症状,延长生存期。
(一)辨证分型治疗
根据大肠癌的临床表现,中医治疗可参考肠中积聚、肠风、锁肛痔、脏毒及痢疾等病辨证施治。其病大多以本虚标实为特点,本虚多为脾虚胃弱或脾肾两虚,标实多属湿热、瘀毒为患。故治当标本兼顾。我们在大肠癌病理机制的内容中已阐述了脾虚、肾亏、正气不足,甚至说"阳虚"乃大肠癌病之根本,湿热、火毒、瘀滞乃病之标,所以治疗大肠癌方药应体现出温阳益肾、健脾理气之治本原则,至于清利湿热、清热泄火,清热解毒、活血化瘀,一派清泄之象的"舍本治末"的治法及方法,笔者不敢苟同,故对其方法药物不予摘示,请参考相关书籍。
中医传统理论已明确告诉我们,凡积病多体虚,由虚而致积,因积而益虚,二者互为因果关系,虚是根本。肿瘤的治疗大法,补益大法应贯彻治疗始终。我们中医是最讲究辨证的,辨证指的是通过表象看本质。辨证辨的是根本,我们很多同仁绝对知道这些基本问题(或理论),但投入实际应用(临床)时,"辨证"则成了"辨症",名为辨病的本质,实则停留在表象,未深入进去,而用此指导临床,疗效可知。倡导清泄为治疗大法的观点,即属此类。在临床上必然受挫。如乳腺癌,一味用清下药物,反而肿块增大。正如明代薛已在《薛氏医案》中记录:"服克伐剂,反大如覆碗,日出清脓,不敛而殁。"著名中医结合学家于尔辛教授在肝癌病机的探讨中,已发现此类问题,他们认为肝癌的"病本"是脾虚,而不是"血瘀"或"热毒"、"癌毒",健脾益气治疗肝癌,比活血化瘀、清热解毒治疗肝癌疗效要好,而且从生存率、生存期及生存质量比较,差别明显。我们现在在其他癌肿治疗方面亦在重蹈此类错误,希望我们同仁认真思索,以益于改进、发展。
在大肠癌治疗方面,此类错误较为明显,明知其病本为虚,但治疗上却大谈"清泄之法"。我们分析可能与以上几点有关。①因大肠癌散在于中医的"肠风"、"肠覃"、"脏毒"、"下瘀"之病中,较传统治疗影响较重。②大肠癌临床症状典型明显。如便血、脓血便、里急后重,甚至发热、舌苔黄腻,受表象影响,而急功近利,忘却根本。③受"癌肿"为热毒之邪,治疗宜清热解毒、清热泄火的思想误导。
大肠癌临床以中晚期居多,常见类型可分为脾虚湿毒型、瘀毒内积型、癌毒泛滥型。
1.脾虚湿毒型
证候:面色萎黄,食欲不振,体重减轻,腹痛或肛门酸痛,大便呈浓血性粘液,便次频,便形细或扁,或里急后重,舌质淡,苔薄腻,脉滑数。
治法:健脾利湿,解毒抗癌。
上述主证,属脾气已虚,癌毒滞肠。多见于中、晚期有溃疡的肿块型和以溃疡为主的溃汤型癌。用太子参、苍术、薏苡仁、茯苓、山药益气健脾利湿,山药又有保护粘膜之功。马齿苋、败酱草、地榆炭、仙鹤草、茜草、槐花炭有凉血止血,解毒抗癌作用。诸药合之则益气健脾利湿,凉血止血解毒,以组成抗癌之功。
2.瘀毒内积
证候:面色晦黯,腹胀腹痛,痛有定处,或向下放射,腹部可触及包块,大便困难,逐渐产生肠梗阻或下痢紫黑脓血,大便变细或扁,舌质紫或有瘀点,苔薄黄,脉弦或涩。
治法:化瘀攻积,解毒止痛。
上述主证,多见于浸润型结肠癌。属湿邪壅肠,癌毒内积,故常见排便困难,或呈进行性梗阻,感染时大便呈脓血性粘液便,或紫黯色便,腹部胀痛,用三棱、莪术、制军能通滞化积,归尾、赤芍、桃仁、红花活血化瘀,川楝子、延胡索、乌药理气止痛,败酱草、马齿苋、茜草、半枝莲、白花蛇舌草止血解毒。
3.癌毒泛滥
证候:精神委软,面色苍白,形体消瘦,或呈恶病质,四肢欠温,腹胀腹痛,或腹部可及多处肿物,或肛门下坠酸痛,下痢脓血,泻后稍安,舌质淡或光嫩,脉沉弱。
治法:补益气阴,抑癌解毒。
方药:人参或红参5g,枫斛5g,阿胶15(g另烊化),生蛤壳100g,生牡蛎100g,生瓦楞100g,白术10g,山药30g,薏苡仁30g,鸡内金10g,吴茱萸2g,黄连3g,炮姜10g。
本证临床多见于肠癌晚期(D期),属气血津液俱亏,癌细胞广泛浸润,其形体特点为进行性消瘦或呈恶病质。此期治疗,应先着重减轻症状,提高生存功能,务求控制肿瘤的发展,延长生命。故宜用大补气血阴阳之大法,佐以软坚散结,健脾和中。用人参或红参、枫斛、阿胶益气阴,养精血为主药,其中阿胶富含胶质和多种氨基酸,配合参、枫斛能提高患者免疫功能,是扶正抑癌的主药,用蛤壳、生牡蛎、生瓦楞能补充生物钙,改善淋巴通透性,有散瘀消炎,减除水肿,缓解平滑肌痉挛而止痛之效,配用吴茱萸、黄连、炮姜,寒温并施,有利于改善气机升降失司,配白术、薏苡仁、鸡内金健脾利湿,可起到中和作用。
4.对症用药
脓血粘便,加马齿苋、地锦草、败酱草、仙鹤草、三七、地榆、槐花。
里急后重,加黄柏、黄连、秦皮、赤芍、木香。
肠壁水肿,加苍术、猪苓、茯苓、泽泻。
纳呆腹胀,加鸡内金、山药、焦山楂、神曲、谷麦芽。
疼痛酸胀,加川楝子、延胡索、乌药、白芍、甘草、炮姜。
肛门下坠,加黄芪、葛根、升麻、炙甘草。
舌红光嫩,加西洋参。
口腔糜烂,加苦参、蛇床子、玄参、白英、五倍子,水煎取汁漱口,加服少量珠黄散。
通过对大肠癌病机的探讨,上述分型的治疗法则均应加上"温阳益肾",方药亦宜酌加"温阳益肾"的方药,才切中大肠癌之病机根本。
根据本病治疗原则,笔者亦拟定了一张大肠癌基本方:
太子参(人参)10g,白术10g,苍术10g,薏苡仁15g,山药20g,炮姜10g,炮附子30g(先煎),肉桂10g,败酱草30g,茜草30g,马齿苋30g,仙鹤草30g。
临床上根据具体兼证,参考以上辨证加减治疗各型大肠癌,疗效比较理想。
(二)辨病治疗
1.基本方
藤梨根、白花蛇舌草、苦参、水杨梅根、生薏苡仁、凤尾草、野葡萄根、白茅根、槐角、草河车、丹参,水煎服。
临床加减法:便脓血者加地榆、槐花、侧柏炭,银花炭,里急后重者酌加广木香、积壳、乌药,大便秘结实者酌加大黄、枳实、桃仁,体虚者加柏子仁、郁子仁、火麻仁、松子仁或麻仁丸(吞服),便次增多者加栀子、白菊花、樗根皮,阳虚者加附子、肉桂、干姜,阴虚者加石斛、玉竹、玄参、天花粉、麦冬,气血不足加太子参、黄芪、当归、地黄。
2.外用保留灌肠方
黄柏60g,黄芩60g,紫草60g,虎杖120g,藤梨根250g,苦参60g,乌梅15g。
浓煎成500ml,每次~50ml,睡前作保留灌肠。
3.外用栓剂
硇砂3g,鸦胆子9g,乌梅15g,冰片1.5g。
此为3个栓剂量,加辅剂制成栓,每日~2次,每次枚。
(三)专方验方
1.抗癌方 八角金盘、生山楂各12g,石见穿、山慈菇、八月札、黄芪、鸡血藤各30g,败酱草、党参、丹参各15g,生大黄6g,枳壳10g。便血者加槐花炭。侧柏炭,里急后重者加木香、黄连、赤芍,大便不通者加瓜蒌仁、皂角刺。每日剂,水煎服,30天为一疗程。适宜于直肠及肛管癌者。可配合中药保留灌肠或栓剂外用,效果更佳。
2.结肠消肿汤 八月札、红藤、苦参、丹参、凤尾草各15g,白花蛇舌草、野葡萄藤、生薏苡仁、瓜蒌仁、白毛藤、贯众炭、半枝莲、莪葜各30g,地鳖虫、乌梅肉各9g,壁虎4.5g(研末分3次吞服)。上药煎汁600ml,每天取400ml口服,200ml保留灌汤。适用于各期大肠癌患者。
3.青根饮 青蒿60g,鲜野葡萄根60g,地榆60g,鲜白花蛇舌草30g。以上各药洗净后沥干,置热水瓶内,倒入沸水浸过药面,浸泡12小时,滤出药液即得。口服,每日剂,可随时饮服,15日为一疗程。
(四)其他外治疗法
1.肠癌栓 儿茶5,乳香4.5g,没药4.5g,冰片1.5g,蛇床子2.1g,轻粉3g,蟾酥0.6g,硇砂6g,硫黄6g,三仙丹6g,血竭4.5g,白矾270g。
取儿茶、乳香、没药、冰片、轻粉、硇砂、硫黄、三仙丹储药共研细末,将白矾用开水溶化后浇入药末,后加蛇床子、蟾酥、血竭共研之末制成片状栓剂,外用,每日枚,塞于直肠癌灶处,隔2~3日上药一次。
2.用蛇床子、苦参各30g,薄荷10g,加水1 000ml,煮沸后加入生大黄10g,煎2分钟,将雄黄、芒硝各10g放入盆中,将煮沸的汤药倒入盆内搅拌,乘热气上蒸之际蹲于盆上,熏蒸肛门处,待水变温后改为坐浴,每晚1次,适于肛管癌者。同时配合其他疗法,效更佳。
3.马钱子研末,醋调外敷患处,治疗肛门癌有效。
4.青黛15g,蝉衣30g,冰片3g,研细末。撒棉纸上贴患处,适用于直肠、肛门癌脓水淋漓,且痛痒者。
5.紫硇砂30~50g,调入100g的凡士林中成30%~50%的硇砂软膏,每次取适量外涂患处,治疗直肠癌有效。
(五)针灸疗法
取穴丰会、内关、足三里、三阴交、并以20%~50%胎盘注射液14~16ml,分别注入足三里、大椎穴。每日或隔日1次,连续治疗15天为一疗程,休息3~5天,再行下一疗程治疗。对肠癌及其它恶性肿瘤晚期疼痛者,有止痛作用。
大肠癌和其他恶性肿瘤一样,也是全身病变的表现,首选手术治疗,以放疗、化疗及中药等辅助治疗。手术、放疗均为局部治疗手段,化疗虽为全身治疗手段,因其毒副作用而限制其广泛、长期应用,故作为全身治疗的中医尤其显得重要。我们知?quot,癌肿"即使切除,仍有转移及复发可能,故应继续运用辅助治疗手段,中医药宜贯穿治疗的始终。未手术则宜长期坚持,根治手术后宜坚持治疗2年以上,疗效才好。
(六)近年来中医药治疗直肠癌经验(仅供参考,详细请询问医生)
1.通幽消坚汤合外治法治疗直肠癌
治疗方法:
(1)通幽消坚汤:白花蛇舌草、槐花、槐角各35g,龙葵、仙鹤草、地榆各30g,当归、生黄芪、败酱草各10g,穿山甲、昆布各15g,三七、生大黄各5g,黄药子30g,每剂水煎取400ml,早、中、晚分3次服。加减:便血不止加阿胶、茜草各10g,大便不爽加莱菔子30g、火麻仁15g,肿肠不消加皂角刺10g,小腹坠胀加生黄芪30g、木香6g,脱肛不收加莲子30g、刺猬皮10g,小便涩滞加猪苓30g、海金沙10g,淋巴结转移加黄药子、石上柏各10g。
(2)保留灌肠方:槐花、鸦胆子各15g,皂角刺、血竭各10g,白花蛇舌草、生大黄、败酱草各40g,水煎服2次,共取汁200ml,灌肠保留1~2小时,每7日一次。
(3)掌心握药:全鲜大葱9根,大枣(去核)21枚,巴豆(去壳)21枚,黑砒霜10g,将诸药混合,捣成药饼,分成3个,每次用一个握手心,男左手女右手,外用净白布缠扎固定,每握6小时休息3个时,日夜连续使用,隔日换用一药饼,每7日用毕,休息1周后如法再制再用。握药期间有发热、口干反应,若手掌起疱即停止使用。
2.直肠癌证治经验
有人按Dukes分期:C1期15例、C2期21例、D期11例,按病理分类:腺癌28例,鳞癌11例,粘液性腺癌5例,肉芽肿癌变3例。
方剂:"抗癌9号"。药用:八角重盘12g,石见穿30g,败酱草30g,八月扎30g,黄芪30g,党参15g,鸡血藤30g,丹参15g,大黄6g,枳壳10g。
辨证加减:便血加槐花炭、侧柏炭,里急后重加黄连、木香、赤芍,大便不通加瓜蒌仁、皂角刺等,水煎服,每日剂,30天为一疗程。
配合外用方"抗癌栓4号"纳肛。药用:蟾酥20g ,雄黄20g,白及粉15g,颠茄浸膏5g,甘油明胶65g,甘油70g。以上量制成栓剂100颗。治法:取蟾蜍、雄黄、白及粉的细末加颠茄片研成糊状物,再将甘油胶溶水后上加热,待熔后,再将上述蟾酥等糊状物加入,不断搅拌均匀,倾入已涂过润滑剂的栓模内(鱼雷形),冷凝取出蜡纸包裹备用。用法:嘱患者取俯卧位,将栓剂1颗轻轻塞入肛门内,深达10cm左右,俯卧半小时,每日2次,30天为一疗程。
3.肛管癌:直肠癌的中药熏洗及灌肠疗法
本组病例为不能切除而实施单纯乙状结肠造瘘患者12例,其中直肠癌9例,肛管癌3例。治疗方法:①熏洗法:药用:蛇床子30g、苦参30g、薄荷10g,加水1 000ml,煮沸后加大黄10g,再煎2分钟后取汁,将雄黄10g、芒硝10g放入盆中,将药液倒入盆内搅拌,乘热熏肛门处,待水变温则改坐浴肛门,每晚1次,3个月为一疗程。②灌肠法:药用鸦胆子15粒、白及15g、苦参30g、白头翁30g、徐长卿30g、乳没各30g,加水1 000ml,煎至300~500ml,晾温后用空针插取,由远端造瘘口推入,隔日一次,3个月为一疗程。结果:肛门疼痛减轻,分泌物减少,精神好转,饮食增加10例,因症状加重而中止灌肠者2例。
4.单纯中医药治疗晚期直肠癌
直肠癌方:白头翁30g,马齿苋15g,白花蛇舌草15g,山慈菇15g,黄柏、象贝母、当归、赤芍、广木香、炒枳壳各10g。大便脓血加贯众炭、侧柏炭、生地榆,腹部疼痛加白芍、元胡,大便秘结加火麻仁、瓜蒌仁,大便溏薄加诃子、赤石脂、石榴皮,腹部触及肿物加鳖甲、龟甲、穿山甲,淋巴结转移加夏枯草、海藻、昆布,气血衰败加党参、黄芪、黄精。水煎服,每日剂,3个月为一疗程。并外用保留灌肠方:槐花、鸦胆子各15g,败酱草、土茯苓、白花蛇舌草各30g,花蕊石60g,皂角刺、血竭各10g,浓煎后保留灌肠,每日1次。
预防结直肠癌的重要方法是消除促癌因素,要保持健康的饮食习惯,应多吃山芋、红薯、玉米、水果、新鲜蔬菜等含有丰富的碳水化合物及粗纤维的食物,这些食物在肠道停留时间短,利于肠道毒素的排除。尽量少吃油炸、熏制、高脂肪、高蛋白的食物,不吃有可能腐败的水果、蔬菜及食物。详细保持健康的生活方式:适当增加运动量,保持规律的生活节奏,戒烟戒酒,控制体重。
验方偏方
验方
复方半莲汤:半枝莲60g,石见穿30g,生地榆30g,苡仁30g,忍冬藤30g,昆布30g,山豆根15g,槐角15g,胡麻仁15g,白蚤休12g,帜壳9g,川朴9g。制成煎剂,每日剂,分2次服。
疗效:湖北中医学院附属医院应用本方治疗肠癌20余例,有效率1 00%。
偏方
①瞿麦根汤:鲜根用米泔水洗净,每天50—100克(干根用40—50克),水煎服。
②鲜鹅血50—100毫升,每日1次口服。治疗消化系统肿瘤,总有效率为65%。

以上提供资料及其内容仅供参考,详细需要咨询医生。



扫描上面二维码在移动端打开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