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南特药│3款重磅肺癌新药来了,ALK突变、KRAS突变患者们的福音!

文章来源: 网络 于2022-08-24 10:42:59发布 新闻转自各大新闻媒体,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!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!

良好的抗癌药,对癌症患者来说至关重要。如果没有药,医术再高的医生也会像战场上没带武器的战士,面对肿瘤的进攻只能一败涂地。

也正因此,每当一个效果被证实非常好的抗癌新药获批,都会有大量患者急切地想要知道这款药是否适合自己,以及在哪里才能用到它。

来源:摄图网

然而,很多时候,由于国家间存在药物审批的时间差,时至今日仍有许多前沿抗癌药尚未在我国获批上市,这就导致一些效果良好甚至“能救命”的前沿方案,国内患者即便知道也用不上。

虽然这些药往往在数年后也可能在国内上市,但对于每天都在与癌症“赛跑”的患者们来说,没有在治疗关键期用到它们的话,未必还有机会能一直等下去…

不过,随着海南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的设立,在今天,中国患者已可以借助乐城 “先行先试”的特殊政策,更早用到尚未在国内获批的正版前沿抗癌药了!

今天要给大家介绍的,就是3款重磅肺癌靶向药。

布加替尼(Brigatinib)

在非小细胞肺癌肺癌中的大多数)当中,一部分患者会存在靶向药对应突变,并有很大概率可以借助这些靶向药,实现【降低复发风险】、【延长生存期】以及【改善生活质量】。

在众多靶向药对应的基因突变靶点中,ALK突变被称为“钻石突变”。拥有此类突变的患者,使用靶向药的耐药期更长,能大幅延长生存期,且副作用远小于化疗,生活质量也相对较好。

来源:摄图网

今天要介绍的头一款重磅药,正是2代ALK靶向药——布加替尼。

*截至目前,ALK靶向药已经有共计3代药物获FDA批准上市并投入临床应用,其中1代为克唑替尼,2代为色瑞替尼艾乐替尼和布加替尼,3代为劳拉替尼

在2018年的中国临床肿瘤学大会上,我国肺癌专家周彩存介绍,据ALTA临床研究显示,ALK阳性(突变)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,一线使用克唑替尼治疗后病情进展,二线使用布加替尼仍然可能获得较长的疾病缓解期。

不仅如此,布加替尼还拥有远超克唑替尼的抗肿瘤活性和脑转移灶控制力。也正因此,布加替尼先后于2017年4月和2020年5月,分别获批用于二线和一线治疗ALK阳性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。

此外,布加替尼还有一个很值得关注的特点——可同时靶向EGFR-T790M和ALK两个靶点。因此对EGFR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,该药也可能具有治疗潜力。

2020年4月,《Journal of Thoracic Oncology》发表了一项小样本的回顾性队列研究,结果显示,使用EGFR三代靶向药奥希替尼(9291)耐药的患者,如果有EGFR/T790M/C797S(顺式)三重耐药突变,使用布加替尼+西妥昔单抗爱必妥)联合治疗,有一定的治疗效果,优于化疗对照组。

来源:摄图网

劳拉替尼(Lorlatinib)

劳拉替尼属于3代ALK靶向药,可以被视为ALK突变肺癌患者在1代、2代靶向治疗耐药后的“压箱底”治疗手段。

2018年,劳拉替尼获得FDA批准,可用于已接受过克唑替尼和至少1种其他ALK抑制剂治疗后疾病进展的ALK阳性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,或用于只接受过2代ALK抑制剂艾乐替尼/色瑞替尼后疾病进展的ALK阳性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

2021年3月,劳拉替尼扩展其适应症,获FDA批准用于一线治疗ALK阳性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

该药获批的关键依据是3期临床试验CROWN。试验数据显示,与克唑替尼相比,劳拉替尼将疾病进展或死亡的风险大幅降低,且拥有极好的脑转移灶客观缓解率,完胜克唑替尼

总之,对于有ALK突变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,既可直接一线用劳拉替尼治疗,也可以在使用过克唑替尼艾乐替尼色瑞替尼等1-2代ALK靶向药耐药后,二线或三线使用劳拉替尼继续治疗。

考虑到ALK阳性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,原本就拥有相对更久的耐药期,劳拉替尼的出现,显然可能帮助此类肺癌患者进一步延长生存期,实现长期带瘤生存。

来源:摄图网

索托拉西布(Sotorasib,AMG510)

如果要做一个2021年热门抗癌药的评选,索托拉西布,也就是AMG510,毫无疑问将位列前三甲。

该药是全球范围内,头一款专门靶向KRAS突变的抗癌药物,打破了近40年来,KRAS“不可成药物靶点”的历史。

据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》介绍,通过对超3万患者数据分析,结果显示KRAS G12C突变分别在非小细胞肺癌、阑尾癌、直肠癌、小肠癌、子宫内膜癌、胰腺癌、肝胆癌、膀胱癌卵巢癌等多个癌种出现

而在诸多癌种当中,该突变在非小细胞肺癌中存在的可能更大(13.8%)。

来源: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

2021年5月,FDA加速批准了索托拉西布用于治疗KRAS G12C突变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,这些患者既往至少要接受过一种全身治疗。

该药的获批依据,是一项2期的CodeBreak 100研究。在试验中,124名携带KRAS G12C突变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,每天口服该药,直到疾病进展或出现不可接受的毒性。结果显示,该药的疾病控制率达到了81%,客观缓解率为36%,中位缓解持续时间为10个月。


以上,便是本次为大家介绍的3款已落地海南的肺癌重磅新药了。那么海南落地的癌症特药,是否靠谱呢?

海南落地的各类抗癌药,是受益于国务院赋予海南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对海外新药“先行先试”的特殊政策,属于“特许药”,药物会由国外药厂负责提供,且用药的申请过程有严格监管,价格也大概率比国外售价相对低一些。


参考来源:
1.www.medsci.cn/article/show_article.do?id=914b14969087
2.www.onclive.com/web-exclusives/fda-approves-brigatinib-for-frontline-alk-nsclc
3.Case Report: Lung Adenocarcinoma Harboring EGFR-19del/C797S/T790M Triple Mutations Responds to Brigatinib and Anti-EGFR Antibody Combination Therapy
4.www.fda.gov/drugs/drug-approvals-and-databases/fda-approves-lorlatinib-metastatic-alk-positive-nsclc
5.Amin H. Nassar, Elio Adib, David J. Kwiatkowski. (2021). Distribution of KRASG12C Somatic Mutations across Race, Sex, and Cancer Type. N Engl J Med, DOI: 10.1056/NEJMc2030638.
6.www.fda.gov/drugs/drug-approvals-and-databases/fda-grants-accelerated-approval-Sotorasib-kras-g12c-mutated-nsclc


扫描上面二维码在移动端打开阅读